傳統互聯網產品經理衰亡實錄

4 評論 8664 瀏覽 25 收藏 26 分鐘

編輯導讀:今年突如其來的疫情,讓整個商業體系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對于傳統互聯網產品經理來說,一邊是新鮮血液不斷涌入,自己壓力山大;另一方面是外面的世界瞬息萬變,生怕自己跟不上節奏。什么是傳統互聯網產品經理?他們的價值發生了什么變化?本文將從八個方面對此進行深入的分析,希望對你有幫助。

“傳統互聯網產品經理不吃香了?!?/p>

“銷售崗成為互聯網平均工資第二高的崗位?!?/p>

“今年產品好難找工作啊?!?/p>

2020年是奇特的一年,疫情、中美關系、經濟下行、人口紅利耗盡等因素導致整個互聯網的禿頂上蒙了一層烏云。產品經理朋友之間討論最多的就是上面三句話。這三句話又指向同一個問題:傳統互聯網產品經理的價值不再無比重要。

把這個問題展開,又可以獲得以下的問題:

  1. “傳統互聯網產品經理”指的是什么,是否存在“現代互聯網產品經理”?
  2. 產品經理的價值是什么,如何體現?
  3. 為何曾經互聯網產品經理的價值無比重要,又因何不復?

正好這幾個問題是今年年初開始中年焦慮的我自我否定過程反復咀嚼的睡前三問。過程中我嘗試從產品經理崗位的發展歷史、當前用人市場訴求情況、行業不同企業不同崗位朋友及自身經歷去尋求答案。遂有了這篇文章。如果有說的不到位的,您說的對。

下文探討的是不包括游戲的互聯網產品經理。好比應用市場都會分為“游戲”和“應用”兩大類,游戲是我的盲區,不深入。

一、萬惡之源

應該有很多人聽說過一本書,叫《產品經理的第一本書》。大部分人看完這書的感慨應該都是被書名騙了,因為這是一本關于如何做實體產品的經典教材。從側面也說明,產品經理最早就是做實體產品,特別是快消產品?;ヂ摼W產品經理的崗位更像是從實體行業借用了一個名字。

有一個故事可以在很多文章都看到, 據稱歷史上公認的第一個產品經理——Neil McElroy。1925年,America Dream 在夢中的那一年,他入職了偉大的快銷品企業 P&G ,接手坑爹 Camay 香皂項目的廣告工作。這款產品的當時除了 Palmolive 和 Lever Brothers 等外部公司的對手之外,最大的競品是 P&G 自己的象牙牌香皂。公司內部又以職能線劃分,各產品項目的行銷、預算等計劃都亂七八糟。

如果是我身邊的朋友,遇到這場面估計當晚就辭職了。而 Neil 創造性地提出了“品牌產品經理”制度,由一個人負責一個具體的產品品牌,并配備對應的團隊投入其中。P&G 接受了這個建議,并且一直沿用至今。Neil 也成為了產品經理的開山鼻祖。也就是說,產品經理的祖師爺就是個撿肥皂的(誤)。

快銷行業的產品經理偏重在市場和營銷,所以小姐姐們討論各大快銷的時候都是在討論明星、廣告、活動,確實也是有聲有色。此后在很長的工業化大生產時代,各種產品的產品經理順應行業需要,定義生產和銷售摸得到的消費品。

Neil 的故事還有一個有意思的點:他畢業于哈佛大學經濟系。個人觀察來看,最適合的產品經理教育背景,除了計算機相關之外,應該是經濟金融相關。

二、盤古時代:1997-2006年

1997年至今已經過去23年。這一年,谷歌還在萌芽階段,喬布斯重回蘋果,亞馬遜剛上市。Z-Generation 的第一代人產生,第一代整個成長過程被音視頻數碼化記錄并保留到互聯網的一代。

新浪、搜狐、網易、騰訊四大門戶紛紛注冊成立在20世紀最后5年,BAT 也在美國互聯網滾滾洪流中沖進了21世紀?,F在上網的小年輕們大多沒有過撥號上網的記憶,軟盤更是一個陌生的物品。中國互聯網的第一個十年在新千年的一片熱切期待中緩緩開幕。長頭發的piao 老師在《我去2000年》用高昂的聲音唱著:

快來吧,奔騰電腦

就讓它們代替我來思考

穿新衣吧剪新發型呀

輕松一下 WINDOWS 98

這是萬物萌芽的階段,快速崛起又沖擊不斷。過程沉淀了行業經驗,還沒到具體崗位的知識沉淀。第一代創業的前輩們既當爹又當媽,可能既是產品負責人,也是程序主編,還是銷售代表。雷軍在早期金山軟件時代,就是他們團隊最好的銷售,甚至還能做內部培訓。

新千年美國的互聯網泡沫,把投資者和創業者都打到了谷底。但是又很快爬起來,隨著整個人口紅利的大潮高歌猛進,紛紛上市。

三、洪荒時代:2006-2011年

隨著互聯網的快速發展,C2C (Copy to China)模式大行其道。豐富的產品類型和海量的用戶,提供給行業磨練的基礎。海外先進的產品模式和產品理念傳達到國內,震撼了剛開眼的大家?;ヂ摼W服務開始追求以人和體驗為本的產品設計。

在這個階段出現了中國最著名的互聯網產品經理俞軍,俞軍又基于自己在百度的幾年打磨總結出有關產品經理的最早理論——產品經理12條軍規:

  1. PM首先是用戶
  2. 站在用戶角度看待問題
  3. 用戶體驗是一個完整的過程
  4. 追求效果,不做沒用的東西
  5. 發現需求,而不是創造需求
  6. 決定不做什么,往往比決定做什么更重要
  7. 用戶是很難被教育的,要迎合用戶,而不是改變用戶
  8. 關注最大多數用戶,在關鍵點上超越競爭對手,快速上線,在實踐中不斷改進
  9. 給用戶穩定的體驗預期
  10. 如果不確定該怎么做,就先學別人是怎么做的
  11. 把用戶當作傻瓜,不要讓用戶思考和選擇,替用戶預先想好
  12. 不要給用戶不想要的東西,任何沒用的東西對用戶都是一種傷害

至此,中國互聯網產品經理終于有自己的開山鼻祖來關注方法論的建設和行業經驗的沉淀。那個時代的產品經理可算鳳毛麟角,換句話就是一個人干所有的活。

就像俞軍自己說的“百度網站從2001年9月上線,在3年零10個月內做到網站流量中國第一、全球第五,其中海量的產品實踐大都用來打磨我一個人了”。他是真正經過大項目驗證并且有成功經驗的產品大師,而不是各知識付費社區上沽名釣譽毫無干貨只是活得足夠久的“互聯網大師”。

同時,各大視頻網站也是在這個時候起家,電子商務的戰火也在此時慢慢燃起。后半段 O2O、社交網絡、百團大戰紛至沓來,目不暇接?;ヂ摼W服務拓展到生活、娛樂的更多方面,嘗試著串聯線上線下的生活。產品形態的極大豐富,給從業者充足的機會和嘗試去看到不同狀態下的互聯網服務應該怎么構思和建設。

同樣重要的是,2007年 iPhone 發布,2008年 HTC G1 發布,2009年 3G 發牌。一個全新的時代已經鋪路完畢。

四、黃金時代:2011-2015年

科技技術的發展需要經歷經典的鴻溝理論,在經歷了早期創新者和嘗鮮者階段,將會迎來爆發式的增長。移動互聯網的基礎技術誕生于洪荒時代,在黃金時代終于面向所有的用戶。此時站在中國互聯網舞臺中央的絕對是微信,一款日后成為中國互聯網基礎建設的 APP。

不過張小龍的故事要往后放一放。張小龍還在廣州的深夜一根 Kent 接著一根 Kent 度過無數個迭代夜晚的時候,李開復帶著一系列的光環來到大陸。雖然很羞恥,但是我也是看了他的《世界因你而不同》而燃起熊熊斗志投身互聯網行業去追尋“改變人類的生活”。后來回過頭,李博士在國內大概做了幾件事情:發了本書,成立了創新工場,投了幾家公司。因為沒有創業,也沒有在投資界,無法了解到李博士帶來的改變。從產品經理層面來說,李博士不是產品經理,也不適合作為產品經理發展模版。

有一種假說是“只有最孤獨的人,才能做出最棒的社交應用”,起碼在越來越像機器人的扎克伯格和不喜歡在人前說話的張小龍身上是成立的。在最近的一段時間,總會有人質疑龍哥獨斷的產品決策是否正確,以及在騰訊的地位是否穩固。好像龍哥帶來下類似空氣不可離開的每天都被他們用到的微信是純粹運氣形成那樣。

龍哥在這個階段給產品經理這個崗位帶來的影響遠大于李博士,無論是飯否如同癡人囈語的碎碎念,還是8小時的內部分享視頻,都把一個志存高遠但是不知道會去到這么遠的產品經理關于自己、世界、工具、交流、價值觀的思考和歷程完整的展示出來。

在這些年間,產品經理強調的是對人性的洞察,對內驅的深入考究。導致那段時間我和很多同行的交流,都傾向虛無主義。不過,從另一層面也展示了產品經理應該學一點兒心理學和人類學,能夠去尋求更深度的思考與認知。

同期張一鳴比較慘,2012年就出了今日頭條第一版,以技術導向參戰,是一道另類的風景。也可能因為這個,給到他的追光燈還不夠高。

五、白銀時代:2015-2018年

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咨詢了若干朋友關于不同階段應該是哪一年到哪一年的時候。雖然大家的邏輯不盡相同的,但是時間段都大差不差。我身邊的從業者普遍認為2015年是移動互聯網增長的最高點,從此開始下降。

其中有一個朋友(馬臉)提供了很有意思的觀點:并購開啟的時候,就是增長結束的時候。美團和大眾點評在2015年合并,滴滴和不再驕傲的 Uber 在2016年合并。只是合并的時候大家都在關注誰是更成功的,而沒想到可能行業的增長不再。

增長不再,并不意味著新玩家不存在,只是大家加入牌局的方式不一樣。OfO 和摩拜是行業和資金慌亂之中的病急亂投醫。都看不到增長的時候,抓住一個疑似爆發點,來不及思考其中的商業邏輯就匆匆入局,剩下一地雞毛。字節系和快手產品紛紛轉型快速入局,在原有長視頻和直播的基礎上走出移動互聯網的新樣式。拼多多第一個版本上線,從看似成熟穩定的電商領域找到農業、定制、標品、便宜的核心差異化。比特大陸的在14年上線Antpool,15年上線螞蟻框架 S5 ,在隱秘的角落默默 farm 。

移動互聯網像陷入流沙一樣,慢慢淹沒,不可逆轉。各領域都進入到全面競爭狀態,更強調數據、效率、垂直化、精細化作業。體驗型的產品經理不再重要,出現“一無是處是產品”的說法。糾結一個按鈕擺放位置的左右,并不能帶來直接的商業模式和技術壁壘收益,被冷落是必然的結果。

六、青銅時代:2018至今

小馬哥作為人大代表在2015年提交以“互聯網+”為驅動的提案,后續又提升為產業互聯網。隨之而來的,是 CSIG 的建立和高舉高打。B 端業務,特別是云、企業通信、團隊協作等領域,異軍突起。幾年前被大家所忽略的 FAE 突然變成了最熱門的稀缺人才。一方面是因為人口紅利褪去,C 端絕大部分賽道進入充分競爭,B 端相對市場空間更大;另一方面,充分競爭導致企業不得不重視投入產出比和運作效率,企業工具和服務被大眾忽略多年之后重返舞臺中心。

無論是傳統的華為、金蝶,還是次世代的阿里、騰訊,以及現在的字節、快手,都在緊鑼密鼓的布局自己的 B 端業務,覆蓋內部通訊工具、遠程協作文檔、OA、EPR、CRM 等等。2020年的疫情逼迫大量企業轉型遠程協作和 SOHO (Small Office Home Office),釘釘的數據增長讓深耕多年的市場有了階段性的開花結果。

B 端業務之外,垂直領域也吸引了越來越多的玩家,當前最火熱的就是教育和游戲兩個領域。這兩個領域都不算是全新的領域,有著獨立的很長的發展歷史,相對而言有較大的領域壁壘,又有著遠高于其他領域的 ARPU 值和市場潛力。教育強國,娛樂興國。

娛樂的極致體現在2018年開始進入賽道高速公路的短視頻領域。彼時互聯網企業大都有兩個問題:要不要做短視頻 APP ?要不要做短視頻內容?在大家還沒搞太清楚、網紅一批批崛起、快手抖音日活飆升、擦邊球 APP 滿地跑時,直播帶貨又起來了。今天1個億,明晚5個億,直播行業的帶貨成績刺激著每個局內和局外人。直到后續品牌方發現大幾十萬投入只有大幾千塊轉化時,大家才意識到國家已經給主播帶貨一個明確的工種定位:互聯網營銷師。國家在快速跟上互聯網的發展,比很多從業者看得遠更準。從業者在滿滿的求生欲下反而在高速的發展中被數據沖昏了頭腦。

短短兩年間,短視頻平臺從最開始的素人娛樂,開始滲透音樂、新聞、綜藝、教育、文創、飲食等所有內容領域。人們的互聯網消費內容主體從文字、圖片,正式轉入短視頻階段。

市場對于產品經理經過多領域和多企業的發展引入了不同的需求,反而開始回歸到產品經理的本位:去尋求能夠帶來解決方案的人。最直觀的改變來自于對產品經理的招聘要求越發詳細和明確,既可以說是需求明確,也可以說是招聘壓縮。

七、開枝散葉

每個行業都有它的發展和起伏,互聯網對比起其他行業發展時間并不算長,特別是中國的互聯網時代。配套的工作崗位和工作方式都在逐步建設?;ヂ摼W急于求成,很多事情沒搞懂,看到了別人的成功路徑就依樣畫葫蘆。沒搞清楚什么是中臺,就設立中臺產品經理崗位;還不知道抖音成功模式是什么,就設定短視頻項目。不過可能所有的事物都是曲折變化,螺旋上升的,都會從不斷的試錯中找到發展向前的方向。

如果去盤點市面上的產品經理招聘需求,還是可以找到清晰的發展脈絡:產品策劃側重在解決方案本身的設計上,產品運營偏重在解決方案運行效率的提升上。下面是一個簡單粗暴的崗位信息聚類,涵蓋了大部分的產品經理分類(沒涵蓋肯定是因為我不懂貴圈):

最傳統的產品經理專注于體驗,和交互設計師工作高度重合,價值越發不能體現。由于當前的產品功能愈來愈復雜,為了提高模塊的復用和效率,對標軟件架構師崗位,產生了產品架構師一職。人工智能和 IoT 的火熱,衍生出對人工智能、軟件系統和硬件的產品經理需求。

隨著支付和本地生活的興起,服務于垂直領域而又靠近 BD (Business Development)職能的行業產品出現,其中金融行業由于具有很高的行業壁壘所以單獨作為一個大類出現。B 端業務需要滿足不同行業的需要,除了基礎的接近 FAE 的客戶產品及解決方案產品、提升業務效率類似產品架構師的中臺產品和以云服務為重點的后臺產品外,針對供應鏈、采購平臺、人力資源等環節也有特定的人才需求。

Facebook 帶火了“增長黑客”概念,把無數公司的產品運營帶到坑里。重點關注新增和留存的運營被歸類為增長產品,但在國產大公司中崗位的要求和賦予的能力普遍不匹配,相當尷尬。和賺錢相關的營收產品爸爸們是去到哪里都受歡迎的可人兒。由于滴滴的派單系統、抖音的分發算法背后都需要有專門的團隊設計對應的策略,策略產品自然誕生。

AI + Big Data + Cloud 的核心是數據,有數據而沒效果的原因是缺乏專門的團隊去監控、處理、分析數據,如果一家號稱大數據的公司沒有名義上或者職能上的數據產品,那他們可能是在吹牛逼。內容平臺產生了內容生產方和受眾方,延伸出或者企業腦補出社區提升內容產出和用戶粘性的需求,從而衍生出社區產品。

產品經理崗位真正的往精細化劃分,這是每個行業和領域走向成熟的必然趨勢。劃分會隨著用戶和行業的發展持續變化,細分后的專人專崗是不變的趨勢。對于產品經理來說,在所屬領域形成核心競爭力,是迫切需要關注的職業規劃重點。

八、浪潮之中

翻開不會發黃的網頁上的坊間故事,不乏傳奇產品大佬如何死磕按鈕位置和文案從而達成漂亮的產品效果的奇聞逸事。如今已鮮有提及,當下最熱門的是增長、社區、生態、互聯等似懂非懂的關鍵詞?;A體驗不是變得不重要,反而是因為行業經過多年的推敲和沉淀,整體能力已經大幅提升,最基礎的體驗有相對成熟的框架和樣式。

通用型的交互設計方案已經能解決90%的產品設計問題,就算是應屆畢業生也能在加入工作后快速了解和掌握到足夠的技能去完成一個及格線以上的產品方案設計。更不說很多企業有獨立的交互設計師團隊來保證用戶體驗上的價值體現。

互聯網行業往精細化發展,競爭力較弱的產品經理將面臨嚴峻的就業形勢。

一方面,行業增速不如以前,早幾年大量人才涌入,從業人員過盛以致競爭激烈,大盤平穩以致新增崗位數增長遠不如以前激進;另一方面,產品經理崗位的精細化和專業化開始,意味著對基礎面和項目成功經驗的要求更高。兩方面都會導致部分人被淘汰離開。對于留下來的產品經理而言,精細化和專業化才剛剛開始,新的方向召喚著新的少年成就新的故事,能在所屬領域堅持住并發光發熱的,就是新的產品經理模范故事。

個人有一個觀察:上一輪增長紅利期起來的制造業大企業都很感謝祖國。以前我以為是前一代人的情感,后來發現能起來的企業或許有獨門的秘籍,但最重要的是行業在政策和人口紅利加持下處于上升階段。讓同一家企業在現在的時代重復以前的成功經歷幾乎不可能,不少企業在當下也面臨著自身的發展困境。缺少時代的大潮,游泳技術最好的人,都不可能去到高峰。

互聯網是提高信息流轉效率的工具,無論是“互聯網+”,還是“產業互聯網”,所有行業都在擁抱互聯網,互聯網也在融入所有行業??赡芩^的行業寒冬,只是下個浪潮來臨前的暗涌。產品經理始終定位是那個“滿足在特定場景下特定人群的明確訴求,并且在有限資源情況下提供符合當前商業價值和用戶價值平衡的解決方案”的人。

不管是什么領域,什么樣的產品形態和商業模型,能夠獲取更多信息、快速理解用戶和市場、精準設計產品核心方案并推動落地的都是稀缺人才。抓住安身立命的根本,苦練專業技能,才能在浪潮來臨的時候奮勇爭先,挺立潮頭。

上述也可能是作為一個將要步入中年產品經理的自我安慰。在必然光明卻滿是泥濘的前路,少一分戀舊和慌張,竹杖芒鞋,輕裝上陣。

 

作者:?阿左生;微信公眾號:沒有點評

來源:https://mp.weixin.qq.com/s/noZHd__5PIt0NQ_AeT6afw

本文由 @沒有點評 授權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 Unsplash,基于CC0協議。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地區選擇器

    回復
  2. 隨著互聯網的各種領域不斷細分,對企業來說,產品經理的價值更多體現在所在行業或方向內的積累和沉淀了

    回復
  3. 不懂貴圈為啥要談貴圈,沒什么獨到之處

    回復
  4. 膜拜大佬~

    回復